万人德扑|曾派驻不同部门和单位

 新闻资讯     |      2019-08-30 20:24
万人德扑|

  我是1963年生人,在警队服务超过25年,曾派驻不同部门和单位,包括警民关系组、警察机动部队及交通意外调查组,现在在警察学院担任学警训练工作。

  大约是1997年的6月初,我任新界北冲锋队小队副指挥官,忽然接到通知去面试。面试时回答了几个问题,如年龄、身高、是否参加过一些操练或仪式等。我在政权交接前两周才得知自己负责升旗,感觉好意外,为此当时的警务处助理处长李明逵还接见了我和另外几名负责升旗的同事。

  6月中旬,就正式接到通知去训练。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接受了密集的操练。每一个步骤都要练上好多遍,确保到时候不出错。

  在1997年6月30日,我早上7点就开始工作,一直到第二天的凌晨。晚上7点,在距离英军总部不远的添马舰东面,我和同事参加英军告别的“日落仪式”。瞬间雷雨大作,周围行雷闪电,英国的海军在降英国国旗,我和同事在降香港旗,最后要把香港旗叠好交给英军。在30多尺的旗杆下,雷雨不停,真有点危险。我当时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安全问题,因为几小时后我还要到香港会展中心参加交接仪式,去升特区区旗。

  降旗仪式结束后,我们浑身被淋得湿透。当时我们只有身上穿的这一套礼服,赶紧把礼服外套送到警队请人熨烫好。衬衣什么的根本来不及换,只好跑到卫生间用烘干机使劲吹。帽子就拿布抹一下,晾干。我们都希望有着最好的面貌出现在升旗仪式上。

  赶到香港会展中心时,我们的衣服基本上都干了。快到12点的时候,当时整个会场的气氛极为庄严,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走在三个人的最右边,中间的同事捧着区旗。我在一片静默中走向旗杆,心里一边数着步子一边努力去想下一个该做的动作,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敢想,生怕一分心就出错。

  我按照训练的步骤,在旗杆下把区旗挂好。等到国歌响起的时候,看着手里的区旗和旁边的国旗一起升起,我马上立正敬礼。我知道自己执行这项历史任务时,举世瞩目。等到国旗和区旗升到顶端,现场掌声四起,我知道升旗仪式终于顺利完成。那时,我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头大石。

  当时最强烈的感受就是,回归了!真的回归了!香港真的回归了!我是中国人了!

  在警队服务几十年,经常参与一些操练仪式,但这些与回归当晚举行的仪式不可相提并论。当晚的仪式简单而隆重,气氛庄严肃穆,毕生难忘。能够参与升旗仪式,我感到非常非常的荣幸。

  交接仪式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回家的时候,老婆笑得很开心,她还夸我很帅,很为我自豪。她不仅一直在看交接仪式,还录了像。我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两个人一起把录像重新看一遍。

  实在是太激动、太兴奋了,我一直到早上六七点钟才睡着。在此之前,家里人都和我一样认为去升旗只是普通的工作而已,但7月1日以后,他们都和我一样感到光荣。我的儿子还把这件事写进作文,题目叫《我爸爸的骄傲》。我很开心。

  第二天醒来,我意识到,我已经从香港皇家警察变为了香港特区政府警察。回归后的第一天上班,我的任务是在尖沙咀景区进行人群管理。当天晚上有庆祝回归的烟花汇演,海港两旁满满的都是香港市民。大家都和我一样好开心,好兴奋。

  过去的这11年,我和老婆还有两个儿子的生活都很不错,很美好。一直到现在,我内地的亲友仍然经常向我问及当晚的情况,每次我都很乐意与他们分享当晚的经历。